冠军足球物语2汉化版

九連真人 | 客家少年的一聲吼

九連真人樂隊,綜藝《樂隊的夏天》里最大的黑馬,用客家方言唱出“莫欺少年窮”的青年心聲。

九連真人 | 客家少年的一聲吼

由左至右:阿麥、萬里、吹米、阿龍

為中國音樂添一把年輕的火

這個夏天過去了,而屬于九連真人的夏天才剛剛開始。在今年最出圈的綜藝節目《樂隊的夏天》里,客家方言樂隊九連真人止步于7強,沒有進入HOT 5梯隊。但這樣的成就對他們來說已經足夠。樂隊成立才一年,幾個人的生活就因為一個偶然的決定產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出人頭地,日進斗金”—這樣直白卻有力的句子通過最本土的客家唱腔在意識前衛的精良編曲后傳遞出去,像子彈一樣擊中無數與他們相似背景的少年的心事。人人都說這屆年輕人不行,結果真·年輕人們站出來了,倒讓大家看看這樣算不算“很行”。當阿麥吹響小號,阿龍高亢的聲音炸翻全場,你看到的是四個眼里冒火的中國青年帶來的一場絕地反殺。在習慣了抖音、快手的泡泡糖音樂后,九連真人為音樂國潮又續了一捧干柴。

8月盛夏,九連真人又一次從連平飛北京,接受COSMO的采訪。飛機掠過南方多山的丘陵,飛向一望無際的華北平原。正值暑假,三人與長居北京的鼓手吹米一起,有了難得的大塊兒排練時間。三位成員都曾經在大城市打拼過,又因為種種遭遇鎩羽而歸,回到家鄉連平。阿龍曾經在游戲公司做設計,后來在家人勸說下選擇回到連平成為了小學美術老師。鍵盤/副主唱阿麥和貝斯手萬里,則是因為家里長輩的身體不好,所以各自決定辭掉大城市里的工作,回家照顧老人。在游子對生活的掙扎與取舍中,九連真人就在這個人口只有41萬人的廣東縣城中陰差陽錯地成軍了。

屬于時代的聲音

在節目上一舉成名后,有人說這是屬于“小鎮青年”的逆襲,但主唱阿龍有另外的想法。連平雖小,但也不是貧瘠的鄉下。就像中國眾多處于城市化進程中的富庶地方一樣,在家鄉大家都住樓房,比車型,吃五湖四海風格的餐廳,玩第一時間發行的游戲。“好像從小到大都過著一種縣城中產的生活,又是獨生子女,從小家里就給了很多愛。”阿龍不覺得他們這一代年輕人吃過什么苦,阿麥更是從小就接受音樂教育。比起經濟上的匱乏,讓他們壓力更大的是家庭對他們的期望—早日成家立業,光耀門楣。

當老一代人的期望對撞上年輕人出去闖蕩的決心,九連真人最初的創作動力就出現了。“在我們連平,你站在街上無論往哪個方向看,目光盡頭都是連綿的山。山也不是很高,但是一山套著一山,連綿不斷。讓你忍不住想去知道,那些山后都有什么。”

在焦灼、空虛與失落的社會情緒轟炸中,我們迎來了一個消解神圣感與崇高感的時代,拒絕深度、消解意義、回避主流話語、追求感官享受是當下歌曲創作的基本方向。流行金曲中的當下中國被刻畫成兩個主流場景,浮夸而麻木的城市與火熱卻貧瘠的鄉村。

而九連真人的歌曲,可能是在這個時代當中少見的帶有生活真味的歌曲,也讓我們看到了真實中國年輕人的面目。九連真人歌曲中創造的虛構人物阿民,代表大多數85后、90后當下的境遇:在30歲的門檻,失望與希望混合,困惑于是該留在大城市還是返鄉。一面是家庭的沖突,另一面是社會認同感。他們捕捉到了二三線城市年輕人的共通性,加上西方與中國樂器交織的旋律,即便是用方言唱出,也能震撼人心。

“雖然以客家話行世,但其作風激越,樂風明亮,大開大闔,光明疏朗,居山中而瞰天下,歌曲以不正之風撫觸靈魂。”黃燎原在微博上這么評價九連真人,黃燎原是中國搖滾樂的幕后推手,他曾是唐朝樂隊、何勇、二手玫瑰的經紀人。本打算退隱江湖的他,在看到九連真人的演出之后,決定重出江湖,把這支樂隊推給更多的人。他說在九連真人的身上看到了剛拍電影時的楊德昌與侯孝賢。他還說,希望樂隊沖著中國的當代文化史去,留下點兒東西。

阿龍說:“ 如果這件事不是黃燎原老師說的,我都會覺得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因為是黃老師說了,所以我會想要往這個方面去嘗試努力,哪怕不成功也好。”

節目播出后,他們幾乎每周都要飛一次北京,排練、錄音,過上了教師與音樂策劃人職業之外的另一種生活。走在街上,會有人打招呼,要求合照,也有一些比較害羞的粉絲,會遠遠拿著手機偷拍。阿麥說,有人還為他的微博買了一年會員。話語之間,他露出了一種覺得好玩的微笑:“ 這樣就算是出名了嗎?”但連平依然是九連真人的家,只有在那邊,生活好像才是“真的”,阿龍才會有靈感繼續寫出屬于阿民的故事。“馬上手機都要5G了,只要你愿意,互聯網可以將一切你需要的資訊帶到你面前,無論你住在哪里。但是故事,只有自己去聽、去看才能感受到它的情結與情緒。”所以幾個團員不約而同繼續選擇留在家鄉。只不過這一次的選擇充滿自信,再不是當年落魄回鄉的模樣。

對客家人來講,成功只有一個標準:經濟收入。開的什么車,買了多大的房子,都是成功的表現。“以前還會特別在乎,但是現在已經完全不在乎這些東西。”那在乎什么呢?

“我就想要證明一下,喜歡的東西,我還沒有放棄。”阿龍說。

九連真人 | 客家少年的一聲吼

由左至右:吹米、阿麥、萬里、阿龍

Q&A:

對你來說,“有志”代表什么?

吹米:生活不易,一地雞毛里你還能堅持一些你想要的方向,就是“有志”。

以前我們總說志向遠大,但現在大家更喜歡讓年輕人不要好高騖遠,腦子清醒些,你們怎么為自己樹立志向和目標?

阿龍:以前我的專業老師常說“欲上則中,欲中則下”,如果你一開始定的目標就是中等,做出來的作品肯定都是下等品。這是創作的一種態度,你看著大師的作品去努力,哪怕最后成不了大師級,做出來的也可以算上等品。

樂隊中阿龍和阿麥都是老師,你們的逆襲經歷給更年輕的學生哪些感觸?

阿龍:我的學生現在只有小學2年級,還太小。當他們成長到五六年級,開始發展個性的時候,就會思考自己未來的可能性。自己喜歡的事情也好,想要去的地方也好,如果身邊有這樣一個人做到了,也許就給了他們一些勇氣,原來夢想是有可能實現的,那么就敢去嘗試。

阿麥:我的學生們現在看到我都要簽名。我不知道他們是真的還是鬧著玩。不管怎么樣都好,我希望我的學生們能夠保持一腔熱血。所以我在簽名的下面會附贈一句話,你喜歡的東西就堅持去做。

如果把九連真人的音樂看作一種國潮,我們該如何形容它?

阿龍:很多人都覺得我們是一支鄉土樂隊,就是那種很原生態的鄉村搖滾。其實客家話樂隊的起點很高,一開始我們就有林生祥這樣的先鋒音樂人做榜樣。我們植根于土地,但是接觸的音樂都是當下世界范圍內最有創造力的。而且我們四個人喜歡的風格又各自不同,這造就了九連真人,它是包容一切又有足夠自信的“新樂隊”。

冠军足球物语2汉化版 6588392084203823334402457788199859739048414221611474851457757366790662613183726901800765651169397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